苘愫

随手写写




后悔、后悔莫及,既然在后悔就说明已经出现了不愿发生的事情。
当承太郎再次见到花京院的时候,对方俨然成为了一具尸体——从背后溢出的水流夺走了他所剩无几的体温、贯穿身体的伤口之间源源不断冒出鲜血融入清水冲洗着天台、看似狼狈不堪的画面中,他的学生服依旧保持着良好的状态。
也许是看不下去让自己的挚友继续泡在冰冷的水流里,承太郎立马用白金之星把花京院逐渐僵硬的躯体轻放到了自己的双臂上。
悲哀吗。说一点都不伤感是假的。
为什么只是差这么一点时间,只差这点时间可能花京院不久后就会他在同一所学校、听同一个垃圾老师的讲课、打架后会有人骂他一顿再陪他一起逃学……
颜色鲜艳的发丝凌乱地贴合在额头上,跟平时一丝不苟的花京院完全不同。
谁会想到,那一声便是永别。




“明明没有用尽全力的话有存活的可能性……不过承太郎能不能赢就不清楚了。”
花京院闻言一惊,后而微微笑道:“对做出的决定我从未后悔过,因为这个世界还需要【英雄】去拯救才行啊……你不也是这样做的吗?西撒。”

这个故事的英雄角色,有承太郎已足够。